(转载)我在拼多多的三年

Moruy 15天前 18

本文转帖自CC98
且经本人授权  
Background
本文目的是【希望学弟学妹们千万不要去拼多多】,从一个底层员工的视角,记录一下拼多多这家公司三年以来的整体变化,本文不涉及技术机密,只讨论行政制度、文化氛围、办公体验等,记录个人主观意愿,离职后于家中编写,记录一下经历,存在主观印象,部分内容已做马赛克处理。
表明身份1,没必要匿名了,根据拼多多的能力,稍微匹配一下时间段,想找到谁发帖非常容易。
表明身份2,楼主2013年入学2017年毕业,曾在cc98非常活跃,毕业后渐渐远离。2018年6月18日社招入职拼多多,工作2.5年,特地R回来cc98讲讲关于拼多多这三年的变化,总结一下,就是越来越差,希望学弟学妹们千万不要去。另外本人已离职,未收到离职证明和全年的加班费,HR承诺4-7天内寄出,本周三是第八天,如果还没有收到离职证明或者快递单号的话,楼主会来更新《如何不体面地从拼多多离职》【2021年01月13日12:33:40,已收到离职证明一份。】,离职比日常更刺激哦。
插曲,编写本文的过程中,1月11日,某拼多多员工在校友群劝退学弟学妹,已经被开除了,还好我已经离职了,不能给公司开除我的机会。
声明立场,楼主对拼多多不满已经很久很久了,并不是墙倒众人推才来发帖,楼主在2020年12月9日递交了辞职通知,本来想着安安静静满30天走人,写个总结。结果从2021年1月1日到现在,该公司一直整活,导致我都没空来写文了,今天能发出来也是加班加点。
拼多多,2018环境正常,2019环境变差,2020环境很差,2021已黑化,已离职;想直接看重点的从2019开始看。
2018
总体来说,2018年的拼多多还是挺好的,我待的挺开心。
入职
入职前,轩辕(花名,常用名 flanker):"我去了一个创业公司,缺人,岗位很适合你,你要不要来,创立者是一些上交和浙大的。"。调查了一下,学弟A也去了,每周上六天班,严格打卡,也不是不能接受吧,在被蚂蚁金服的offer放鸽子之后,就去了pdd。
2018.6.18 入职,当时技术安全组里只有*个人,看到了主管轩辕(现已离职,有大瓜:拼多多安全主管),相识多年学弟B(实习结束后离职),久仰大名的学长C,一面之缘的D,出现在业内新闻中的学姐E(现已离职),打听了一下还有SRC排行第一的大佬F,以及其他几位优秀的同事。看来我成了全场唯一指定最菜的人,来这里还有很多东西要学,后来发现自己很carry,不菜。
入职当天的感受:当时办公设施确实挺简陋的,工位很挤,没有员工食堂,吃饭需要使用"美餐"APP进行点餐,按照自己的编号去货架拿,之后带到座位上吃。基本是饿了就可以吃的,11:30-12:00之间随缘去取餐,虽然取餐室非常小,但还不拥挤,体验普通,但比 zju 的饭还是好一些的。(这里埋下伏笔1,2019 年制度更新)
办公室当时是没有座位号的,需要找人时候,只能大概描述自己的位置,非常难受;数月后,行政使用"五大洲"和座位编号,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,非常好。
最开始住的"员工宿舍",说是员工宿舍,其实条件挺一般的。1990年的房子,两室零厅,客厅是一个长条,每个卧室里两张床(我旁边的床位暂空),没有别的设备了。另外两个室友人挺好的,一位室友办理了宽带,还和我一起联机打游戏,虽然下班晚,但挺乐观的,另一位室友在七天后,从拼多多离职,入职了上海的字节跳动。这个屋子可能是我毕业后见过最破的住处了,临街很吵,停留在姑且能住的水平。对短期的实习生来说,还是比较方便的,不适合长期居住。
15 天后,我和组里的入职不久的G(现已离职)合租,住在办公室对面的、1990年建造的老破小里面,一人一个卧室,在办公室可以看到房间窗户那种,上班 3 分钟。当然这个地方也挺破的,好在室友G很会过日子,指导我活着一起买了遮光窗帘、电热毯、水泵、灯泡,姑且能活下去洗个热水澡,唯一的优点就是离公司近,非常近,拼多多周日需要上班,周六没事干,就去办公室坐着,能使用"美餐"点饭(伏笔2),有网络可以自由使用(伏笔3),和实习生H一起在办公室渡过周六的无聊时光。
逐渐熟悉
慢慢组里的人多了起来,项目也多了起来,其乐融融。由于人少项目多,我从零开始,在 2018 年先后创立和负责了 A、B、C、D、E 等多个项目,并且多次参与公司的安全应急响应,有些工作做得很好,获得优秀绩效,也因为和其他组的开发同事由于意见不合吵架,获得了一次差评的绩效。虽然和2020年一样,每周上六天班,但2018时真的觉得拼多多挺好的,能做很多实事,在安全组,保卫拼多多的服务器、用户安全、商家安全、防止黑客入侵,切实看到成果,这些事情让我很自豪。
在那时候我在大厅里看到98水友 @***(接当事人要求) 也入职拼多多了,感觉多了一个朋友挺开心的,于是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管培生的经历了。
水友***当时是市场管培生,而我是一个技术,公司对二者的职业安排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某日,我21-22点下班了,听说水友还在办公到23点,我就惊了,原来校招应届生来了的前半年是当客服的,商家客服23点下班,而且有效率评估和 KPI,有严格的汇报制度,工作内容容易让人精神崩溃,我已经察觉到这个人有些不对劲了,我把我键盘借给她了,减缓痛苦程度。反正我下班也没事干,出于人道主义,有时就送她半夜回去,然后再自己走回去。
由于在拼多多伙食较好(后来发现是每天吃官方外卖过于油腻),从 110 吃到了 130 斤,于是开始思考减肥,和周围5个同事把头像改成了"不瘦十斤不改头像",在那时候晚上下班有时间去跑步,有几天是23点之后跑步,现在觉得还好自己没死;后来天气冷了就在室内锻炼,差不多减到了110-120之间。
除了上六天班之外,好像也没什么想吐槽的,单身时候周末真是闲的蛋疼的。
11.11值班
半年后,双十一来了,第一次经历这个规模的事件,要求技术人员分为三波人,分别值守11.10晚上、11.11早上、11.11晚上,安全组总共也没几个人;由于我住得近,主动给住得远的同学承担了当天晚上。当时还是很兴奋的,一方面自己想要买东西,一方面也想看看到底有没有黑客在双十一时候搞入侵,虽然凌晨才离开,但挺满足的。
双十一时候,好像连续上了十天班,然后获得两天的休息时间,在这时候,学姐E带我去杭州见闺蜜学妹,后来她的闺蜜成了我的女朋友,在爱情的鼓励下,余下的这几个月,我一直过的很开心,一周上六天班,空闲那天去做高铁去杭州约会,早上走晚上回,一点也感觉不到累。
全员大会和年会
拼多多上市后,听说有商家在楼下拉横幅也没有看到,也有挺多负面言论,但我本身是一个工程师,和我没什么关系。在上市静默期结束后,公司举行了全员大会,展望未来并且鼓励大家。目前我仅记得一句话:黄峥:"有同事的提问,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双休呢?"(欢呼)"等我们成为中国第二,就可以双休了"(欢呼)。
2021年了,情况好转了吗?没有。。。
再之后便是年会了,节目中规中矩,吃的挺不错,我做出较多贡献,获得了年度优秀员工,这个 title 的人挺多的,应该是每个组拥有几个名额。听到几个熟悉的名字,感觉评价实至名归。
不愉快的小插曲
细节我实在是不记得了,可能时间点穿插在上文中。
办公软件是企业QQ,有一个 xxxx 人的大群,名为上海员工群,99%的人都在群里,日常闲聊和吐槽。某日,有银行的人来办理香港银行卡,他们创建并且拉了一个微信群,同事之间相互推荐,可能有100个同事,我也在群里。突然,有HR在微信群里混进来了,请本群立刻解散,于是我被移除群聊。第二天,办公室大群宣布解散,官方给出的解散原因为:"为防止个人信息泄露,解散办公室的企业QQ群"。后来这种事情就很频繁了,包括解散了单身员工交友群(本来也没什么人说话),球类运动群,等。
这件事我至今都一头雾水,不知道内部办公软件是怎样泄露个人信息的,群里都是员工是如何相互泄露信息的,公司只是随便找个借口解散大群罢了,关上员工的嘴而已。
2019
一切,在那件事之后就变了。。。。。
100元优惠券事件引发的全员7*24值班
2019.1.10 那是个周末,醒来时候女朋友和我说,"你们公司出事了,可以一百元优惠券随便领"。"扯什么呢,骗人的"。"哦,我没领到"。于是我去上班了,到了办公室,女朋友没有唬我,是真的,出大事了,后面也陆陆续续有各种各样的报道,这件事只是个导火索而已。
原文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TrjFc6CWIl57AuB_7cklQg
最新回复 (9)
  • citywar 15天前
    引用 2
    负面新闻一爆发,就一堆堆的写,推波助澜
    现在都推到LOC来了
    互联网巨头都是能搞死对手就死命整
  • 半世烟尘 15天前
    引用 3
    谢谢 已经看过了
  • hooper 15天前
    引用 4
    citywar 发表于 2021-1-13 17:30
    负面新闻一爆发,就一堆堆的写,推波助澜
    现在都推到LOC来了
    悟了悟了,别盲目跟风,理性看待问题
  • len11000 15天前
    引用 5
    哇哦 又被删了
  • xianyunan 15天前
    引用 6
    几个大厂应该都是这样的现状,好歹人家给的钱还算可以,算给了不错的卖身价,你以为去了小厂不是996了吗?
  • 我是坏虫 15天前
    引用 7
    原文已经被删了
  • jiejuezhisi 15天前
    引用 8
    原文没了,PDD的拼单公关还是挺厉害的
  • pers 15天前
    引用 9
    原文被删了 看不到下半部分了
  • MSN 15天前
    引用 10
    追风筝的人~你懂吗
  • 游客
    11
返回